第三届新丝绸之路大会结束,中欧铁路货运还有哪些机会?

 智家物流服务相关         |    2018-10-15 02:07

新丝绸之路已成为欧亚铁路货运不可分割的一部分。9月27日,来自世界各地的行业人士齐聚荷兰蒂尔堡,讨论着新丝绸之路上的机遇。他们互相交流了中欧之间关于多式联运的最新投资和新线路,以及那些仍然存在的瓶颈。

新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范围

据了解,此次第三届新丝绸之路大会持续了8个小时,全天紧凑的行业讨论和总结回顾,帮助许多对新丝绸之路有着浓厚兴趣的企业更加深入的了解。作为“成都-鹿特丹”快运班列的铁路枢纽和中国与荷兰之间第一条直达的铁路枢纽,蒂尔堡这座城市的重要性已经不言而喻。

9月27日当天的第三届新丝绸之路大会现场

包括托运人、物流提供商、律师、企业管理层,以及来自荷兰、波兰、俄罗斯和中国等国家的行业利益相关者都分享了他们对于新丝绸之路的经验和认识。专家们就许多话题进行了辩论,诸如海关法规、全球运输转变趋势等。当然,大会的主题仍着重关注于运输走廊的巨大潜力上,而这又包括了以下4大因素:地理环境基础设施投资过境口岸替代路线

地理环境

在此次蒂尔堡举行的新丝绸之路大会上,哈萨克斯坦驻荷兰大使麦格占·伊利亚索夫(Magzhan Ilyassov)首先发表了演讲。他谈论了关于在哈萨克斯坦地理优势上的有效利用,或可作为行业参考。

他表示,“哈萨克斯坦是世界第九大国,有许多其他优势,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地理位置。如果你看一下新丝绸之路的地图,哈萨克斯坦就位于线路的中间,作为重要节点,哈萨克斯坦可以说是中国与欧洲全球两大市场之间的桥梁。”

与此同时,来自于布雷达应用科技大学的Letty Zhu强调说,中国的地理位置对新丝绸之路具有重大的影响力。她特别指出,中欧之间的班列路线取决于地域特征。例如,中国中东部地区的货物一般通过哈萨克斯坦和俄罗斯运输,而来自中国北方的货物则通过俄罗斯西伯利亚大铁路进行运输。

她还表示,在中国的欧洲企业应该考虑到中国的地理情况。“中国存在地理障碍,各省份的运作方式也完全不同,彼此之间都没有非常直接的联系。根据不同地区,推广产品都需要一定时间。”

基础设施投资

新丝绸之路成功的另一个因素是源于智能和精心设计的基础设施投资。

伊利亚索夫表示,以哈萨克斯坦为例,“哈萨克斯坦早在10年前,即’一带一路’正式启动前几年,便已经开始大力投资基础设施的开发。在这10年里,哈方投资了300亿美元用于本国的基础设施建设。哈政府认为,哈国应由内陆转变成与外界相连的国家。因此,哈方投资建设了新铁路和重建旧铁路,建设高速公路和增加里海港口及机场的容量。这是一个物流枢纽的发展机会。“

根据伊利亚索夫所说,哈萨克斯坦在过去10年中建造了2,500公里的新铁路以及重建了10,000公里的旧铁路。从2018年到2020年,哈萨克斯坦铁路方面还计划重建另外4,400公里的铁路。

“这些数据显示我们正发展基础设施以此来更好地连接新丝绸之路。苏联时代南北轴线上的基建并不多,但东西方向的铁路线和基建尚未完成修建,因此现在需要花费大量资金进行投资。”

跨境口岸

对于铁路和公路基础设施的投资并不是发展新丝绸之路货运的灵丹妙药。没有高效运作的跨境口岸是毫无可能的。目前,中欧之间的铁路货运换装/换轨作业主要在两个口岸,即阿拉山口口岸(中国-哈萨克斯坦)和马拉舍维奇口岸(白俄罗斯-波兰)

霍尔果斯铁路口岸

早在10年前,中国的列车首次前往欧洲时,途径进入哈萨克斯坦境内的唯一口岸就只是多斯特克(阿拉山口对境口岸),每天的过货容量为760TEU。随着这条线路上不断增长货运量,哈萨克斯坦决定建设另外一个跨境口岸。

于是,霍尔果斯口岸在2016年10月正式被启用,而新口岸的过货换装能力远高于多斯特克,即每天5,000TEU。除了拥有多式联运内陆港外,霍尔果斯口岸还相继建设了物流和工业园区。

霍尔果斯东门无水港

同样的情况,欧洲的过境口岸也同样需要扩张。毫无疑问,白俄罗斯-波兰边境的布列斯特/马拉舍维奇口岸(Brest / Malaszewicze)几乎已满负荷工作。

据有关专家表示,除了布列斯特/马拉舍维奇口岸的铁路基础设施不完善导致换装能力不足之外,两对境口岸之间还有一座横跨河流的桥梁,所有列车都需经过此桥,这就难免会产生问题。

图为布列斯特与马拉口岸的必经桥梁

根据波兰铁路PKP货运促进和投资关系部主任Andrzej Banucha的说法,从白俄罗斯到波兰的货运列车数量正在不断增加,今年已从9列/天增加至13列/天。但是,波兰铁路网络的维修(目前第二座铁路桥正在建设中)促使情况变得更加复杂,集装箱班列的运输仍有一些延误。

替代路线

然而,许多运输企业正在寻找新的替代路线,根据不同的地域和运营目标,有多种运输选择。例如,在过去2年中,白俄罗斯与波兰之间陆续建立了几个新的连接点,直接绕过了布列斯特/马拉口岸。例如,2017年开行的“成都-罗兹”班列就由Bruzgi/Kuznica口岸过境(见下图)

UTLC项目经理Vladimir Remizovich在大会上发言称,今年5月,在UTLC开行重庆到加里宁格勒的定期班列时,启动了加里宁格勒路线的2种运输模式。第1个仍是直达波兰的铁路运输,第2个则是途径波罗的海港口的多式联运,该方案将通过海运抵达德国罗斯托克港,再到汉堡的新运输线成为可能(见下图)

新丝绸之路沿线地区也正在逐步建立相关可行的替代路线,例如,哈萨克斯坦目前正在其境内开发多条路线。哈驻荷兰大使伊利亚索夫最后总结称:

“在我看来,所有的这些路线都是相互补充的,其中一些运价更便宜,一些运距则更长,等等。但考虑到中国制造能力的增长,我认为所有路线都将会被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