绍兴快递小哥月入过万,买了学区房!

 智家物流服务相关     |    2018-11-07 09:48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一群青年,皮肤黝黑,身体结实,在城市的大街小巷里穿梭。

他们曾被人称为邮差、信使、物流员,现在,他们有一个公认的名字:快递小哥。

在这个“双十一”来临之际,记者采访了三位早已相熟的快递小哥,倾听他们的快递故事。

老田:去年“双十一”,整整17天就在地上睡

“老田!”隔了老远,便看到老田如一杆标枪一样,站在场地中。退伍军人出身的他,把部队的干练带到了工作中。

“双十一”在即,老田又到了最忙碌的时候,作为一名中转场的主管,有很多工作需要安排。每年的“双十一”,为了保证快递正常运转,顺丰快递都会辟出几块场地,作为临时场地中转快递。老田所在的区域,位于上虞的普洛斯物流园。

偌大的场地里,皮带机已经到位,地上都用彩色胶带划好了区域,老田一手拿着清单,一边核对着工作内容。清单上密密麻麻地写着五六十项工作,这些工作都要在“双十一”之前落实到位。

“有了去年的基础,今年比较顺利,设备进场,场地规划,人员安排,后勤保障都已经到位,只等‘双十一’的到来了。”老田信心满满地说。

每年的“双十一”对于每一家快递公司而言,无疑是一场战役。一个场地,一天就要分拣数十万票快递,分拣员一天下来,手套都要磨破好几副。

去年的“双十一”,对于老田而言是难忘的,17个夜晚不睡觉,他拼尽了全力。

由于人手有限,临时场地不得不招聘临时工。而为了让这些“新兵”能够适应“双十一”高强度的工作,需要老田手把手地指导。

老田按照军事化管理的标准,把招来的人分组,男女搭配。女的干细活,诸如分拣,扫“巴枪”;男的干重货,诸如卸货,装车。每次用餐的时候,老田都会拿着喇叭唱军歌,提振士气。在老田的带领下,临时拼凑的队伍发挥了极强的战斗力。

“干快递,没有激情是不行的。要没有这股劲,你看到那堆积如山的快递就会发怵。”按照常规,临时场地都会在流量下降后提早关闭,但是去年出现的状况是老田始料未及的。

“来的时候,预计坚守到9日就行了,没想到坚守到了17日,我们成了最后一个撤离的场地。”去年的经历,老田还历历在目。

“待卸车辆还有40台。”“待卸车辆还有50台。”13日开始,来场地的车辆有增无减,原来是周边几个场地提早关闭了,这里成了中转的主战场。

在前几天还能喘口气的老田,这时候额头上都冒起了青筋。“临时招的人,打硬仗还是差一点。”老田咬了咬牙,把自有员工叫到了一起,把两班倒变成了一班。“兄弟们,再坚持下。”连日的熬夜,让老田嗓子都有些嘶哑了。

“实在累得不行了,后来索性拿一块纸板,就着工服在地上睡了。”尽管地板冰冷,但架不住身体的疲惫,不少员工一躺下就睡着了。

最终的战役在16日晚打响。“本来是清场了,临时工都减少了一半,但下午的时候,量又突然增加了,不得不又重新振作精神投入战斗。”想起这其中的折腾,老田不由笑了。“说来也巧,干到晚上的时候,起了大雾,20米之外都看不见了,很多周边招来的临时工,回不了家,急得几乎都要哭了。其实那会儿场地里还都是快件,也需要人手,索性不回去了,我就承诺大家,给双倍的工资,就这样奋战到天明。”想到这里,老田自个儿乐了起来。

去年“双十一”结束后,老田在自己的朋友圈里发了这样一句话——宝剑入鞘,马放南山。

“我喜欢这份工作,也喜欢这种体验。其实每年的‘双十一’,背后正是有许许多多的快递员在坚守着,快递才能及时准确地抵达。”老田说道。

也正是去年的“双十一”,让老田获得了“双十一”保障优秀先进个人的称号。

陈涛:送快递,在老家买了学区房

当夜幕拉开的时候,陈涛才从外面赶回来,把车停稳之后,打开车后盖,开始整理当天收到的件,记者叫他的时候,他猫着身子,从一堆快递里面探出头来。

尽管脸上挂着疲惫,但陈涛的笑容第一时间浮现在脸上,黝黑的脸庞

上,眼角挤到了一块,压出几条深深的鱼尾纹。

“不好意思,让你等这么久。”他抱歉地说,“要准备什么吗?”

我示意他不用,看得出来,面对采访,他有点紧张。

其实和陈涛认识已有一年,在他手里寄过不少快递,彼此还算熟络。1.75米左右身高的他,长得朴实敦厚。

陈涛的老家在安徽,在顺丰做快递员已有3年。现年30岁的他,是两个孩子的爸爸。儿子8岁,女儿刚满周岁,都寄放在老家,由父母亲带着。他老婆在服装厂上班,每天工作12个小时,他也一样,早七晚七,雷打不动,快递多的时候,常常忙到半夜。

“孩子在身边真的顾不上。”陈涛挠了挠头,苦笑了一下。记者注意到,陈涛的手机屏保就是女儿的照片,还在襁褓中的女儿,惺忪的睡眼,嘴角带着甜甜的笑意。“现在已经很大了,想去看看,但顾不上回家,偶尔视频里见一下,女儿会抓着手机,兴奋地叫爸爸。”陈涛说到这,沉吟了一下。

和很多人一样,陈涛也是经人介绍选择了快递这个行业。相较于在工厂打工,做快递收入相对要高一点,陈涛看中的也是这点。“我想多赚点钱,寄回老家去。”陈涛抿了抿嘴说道。

他多么希望儿子和女儿有朝一日能够出人头地。儿子要读小学了,陈涛拿出所有的积蓄,付了首付,在老家买了一套学区房。这些钱,是他一点一点省下来的。他爱抽烟,但抽的都是最便宜的烟,偶尔喝喜酒能够拿到几包喜烟,他都要拿到小卖铺里,兑换成便宜的。

“我18岁就出来打工了,以前在铝制品加工厂工作,那里灰尘很多,经常咳嗽,后来身体受不了就不干了。在顺丰干还不错,我买房子的钱,也是送快递攒下来的。”手脚勤快的他,现在每天能够收50个件、派送100个件的样子,一个月算下来,工资已经破了一万大关。

谈及高收入的秘密,陈涛说道:“可能就是勤快一点,真诚一点。”陈涛把自己定义为“三无”人员,没学历,没背景,没技术。“其实找工作很难,在没有选择的时候,你的选择反而简单了。总有那么些工作需要人去做,我觉得快递不赖。至少把我的脾气磨没了。”陈涛打趣道。

在面对快递员这个职业的时候,忍耐和专注都是必需的。“我同事在客户质疑单价太高的时候,说了一句爱寄不寄,后来那人投诉,他就被开除了。他其实平时生活中人很不错的,可能就是嘴快了。其实经营一块区域,从陌生到熟悉,要很长的时间,开除就意味着你之前的努力都白费了。”陈涛觉得有点惋惜。

在干快递的3年里,陈涛碰到过很多人,很多事。“有半夜2点叫我去小区找快递的,也有人觉得寄快递是对你的一种施舍,他会对你趾高气扬,大吼大叫。”陈涛说。刚入职那会儿,陈涛还因为一条围巾勾丝而赔了两千块钱。“真的,打死我都不知道这围巾这么贵,一点点勾丝,客户就不要了。”每个月都按时交账的陈涛,两千块钱是问同事借的,这笔钱他还了好久才还完。

“这样的事情,毕竟是少数,大多数人,客客气气的,有时候,听到一句‘麻烦你了’,心里真的蛮暖的。”陈涛说道。

提到家人,陈涛的目光总是最柔和的。“我不会把情绪带到工作中,也不会把工作中的情绪带到生活中。对我来说,家人开心是最重要的。能够靠送快递撑起我的生活,我已经很满足了。”陈涛说道。

龙再洋:收获一位,本地女教师的爱情

11月2日晚,记者在柯桥安昌一个夜排档见到了龙再洋和他的女朋友陈晓霞(化名),龙再洋刚送完快递,两人约定在这里吃饭。

龙再洋穿了一件红色的工作服,送了一天的快递,上面有不少灰。陈晓霞穿着一身白色的套裙,紧挨着他坐着。对于采访,两人大方地答应了下来。

“你是怎么知道他有我这个女朋友的?”“你是怎么看的?”还未等我开口,陈晓霞便抛出了两个问题,快人快语的性格和龙再洋恰恰相反。

其实,对于两人的恋爱关系,从旁观者的角度看,是存在好奇的。

陈晓霞是一名教师,不错的外形,不错的收入,如今32岁的她,对于感情问题一向很慎重,没有人会想到,她最终会把橄榄枝抛向了一名快递小哥。在一片惊讶声和反对声中,两人已经走过了一年,如今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或许有些不可思议,但我坚持自己的选择。”陈晓霞说到这里,不由得看了龙再洋一眼。

去年9月的一个晚上,陈晓霞着急寄一个件,她以为那会儿没人会来收件了,没想到龙再洋主动上门了。那个时候就觉得,他对工作挺认真的。

渐渐地,随着寄件次数的增多,两人慢慢熟悉起来。“每一次他都匆匆而来,匆匆而去,夏天的时候,穿一件红色的短袖,像一团火;冬天的时候,也是一件薄薄的红色外套,里面是白色的T恤,冻得鼻子通红,两只手伸出来,关节处都是红通通的。我问他冷不冷?他说,没事,搬快递嘛,穿多了不方便。”说到这里,陈晓霞温婉地一笑。

独在异乡为异客,陈晓霞的目光,被这个来自安徽、浑身带劲的小伙子吸引了过去。

两个月后的一天,龙再洋向陈晓霞表白了,陈晓霞爽快地答应了。谈及谁追谁的问题,龙再洋腼腆地笑了笑,说道:“其实她第一次来网点寄快递的时候,我就注意到她了,戴个眼镜,斯斯文文的。我没想到我俩会走到一起,感觉像在做梦。表白之前,其实我试探性地问过很多次,我怕她拒绝我。”

事实上,龙再洋的这点小心思,早就被陈晓霞看透了。“可能这是男生追女生的套路吧。”在生活中,陈晓霞不乏追求者,这点伎俩,她又怎么会不知道。“我答应他,因为我看到了他对工作的认真和努力,我不会因为一个人的职业或学历而否定一个人,他身上的那股劲,让我觉得踏实。我身边的很多朋友对于我们这段感情有质疑,我觉得,认同来源于更深的了解吧。”

如今生活中,陈晓霞更多地是去适应龙再洋的节奏。“我有时候下课早,还会帮着他去送快递。”

或许是有所触动,采访的间隙,龙再洋的眼圈突然红了。“我觉得很对不起她,一年下来,我没有给她过过一个节,陪她看过一场电影,也没花心思给她准备一个礼物。”两人之间最大的浪漫,就是龙再洋会帮陈晓霞洗脚。“其实有时候他给我洗脚我还不习惯,我都怀疑,是不是他在外面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了。”陈晓霞笑着说。

“谁会看得上我,也只有你了。”笑容又回到了龙再洋的脸上。“我觉得我要请个假,先陪她看一场电影,今后,把爱情里该有的都补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