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快递里面的秘密

 行业动态         |    2018-10-06 23:27

01

网购越来越发达的今天,各种快递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增加,从偏远山区进城来的齐海石也加盟了一家快递公司。

齐海石戴一副小眼镜,人长得挺斯文,怎么看也不像搞“快递”这种体力活的,好在他的眼镜度数并不算高,摘下也能行动如常。他的快递公司很小,只雇用了一个员工,就是他的女朋友毛晓萍。

快递公司刚开业时,齐海石在餐厅外扶回一个烂醉如泥的女子,这女子就是毛晓萍。她因寻找工作屡屡受挫而醉酒。

酒醒后,她就“赖”上了齐海石,说他心肠好又不乘人之危,反正她大学毕业正愁找不到工作,也不嫌齐海石的店小薪低,要留下来给他打工。

快递公司正好要招员工,齐海石本担心毛晓萍娇气干不动活,哪知这姑娘不怕脏不怕累、工作细心热情,对薪水也不挑剔。一来二去,两人有了感情,从老板员工变成了恋人。

齐海石比毛晓萍要大差不多10岁,在老家这年纪早该抱娃了,他琢磨着与毛晓萍早些结婚生子一起开“夫妻店”。但年轻的毛晓萍并不着急,说城里的姑娘兴晚婚,害怕早早失去自由,好汤要小火慢慢炖。这让齐海石很是着急。

终于有一天,齐海石知道了毛晓萍不愿嫁给他的秘密。快递公司旁边的小卖部店主说:“经常看到一个中年男人趁着齐海石不在,开着豪车来接毛晓萍。”

这个男人齐海石也撞见过一次,看上去像个当官的。而他又发现:毛晓萍看似不起眼的新皮包居然价值三千元。

原来毛晓萍不愿嫁他是因为傍了大款,齐海石一气之下给毛晓萍下了最后通牒:要么结婚,要么分手。毛晓萍自然不乐意,两人大吵一架,毛晓萍负气出走。

这个月是快递淡季,毛晓萍走了,齐海石坐在小小的公司里发呆,想起和女友一起快乐的时光,眼泪差点沾湿眼镜片子。

这时来客人了。一个中年妇女一进门就尖着嗓子喊道:“怎么这么乱啊?我要寄快递。”看那妇女的打扮像个土豪,刚创业不能因为情绪影响了生意,齐海石忙打起精神。

中年妇女是来寄东西的,寄的是一对情侣款银戒指,收货地址就在本市。齐海石好奇地问:“这么近,您自己开车去还快。”

中年妇女翻翻白眼说:“我是生意人,闲了还要应酬,哪有时间去堵车绕红绿灯?有钱你不挣啊?”

钱当然要挣。填完发货单,交完钱,女人扬长而去,她的钱包却落在了桌上,拉链拉开的包口露出一撂票子。齐海石眼睛都亮了:这厚度,起码有三千块吧。

看那土豪富婆的行头,这三千块钱应该不算什么,但对穷小子齐海石来说却是个大数目。

三千块能干什么呢?能给父母寄去贴补生活,能把自己的破电脑给更新换代……

齐海石胡思乱想着,将眼镜向上推了推,对正准备开车门的中年妇女叫道:“大婶,你的东西掉了。”

02

到嘴的三千块钱飞了,能挣的就是那点快递费了。当天下午,齐海石将东西送到了目的地——同城的一家小区。

门一打开,齐海石眼珠子差点掉了,收货人可是个大美女呢,波浪大卷的长发、性感的紫色睡衣,还有那无可挑剔的眉眼,他不由得看呆了。

大美女笑道:“没见过美女吗?还要不要我签字了?正好进来帮我忙,帮我把水管修修。”

进了屋后,齐海石才发现中了美女的计,水管根本没坏,她把他骗进来有什么目的?齐海石涨红了脸,腿不知该往哪迈。

“我自己一个人在家没什么意思,就差个说话的人,要不你陪我聊天吧。我付钱,一百元一小时。”美女娇滴滴地说,眼睛直向齐海石放电。

齐海石不是傻瓜,人家要聊的不是“天”,而是“艳遇”啊。哪个男人不渴望和这样的美女“艳遇”呢?更何况还有钱赚。

齐海石咽咽口水,劳累和紧张的汗水让眼镜蒙上了水雾,他摘下眼镜说道:“楼下我还有东西要送,不好意思。”

“你嫌我给的钱少吗?我可以加到两百。”美女说着,把雪白的大腿左右晃了晃。齐海石也不知道自己说了句什么,赶紧逃了出来。唉!好险,差点被那美女给勾了魂去。

正准备离去,美女从窗口伸出脑袋叫道:“喂,我这有正事,有件快递要你寄呢。”

生意还是要做的,齐海石硬着头皮重新上楼,他把美女当成空气,例行公事收钱填单。美女说她不喜欢这对银戒指,要转寄给另一个人,寄的地址也是本城。

真是有钱人,宁愿花十来块钱,也不愿自己出门走一遭,不过对齐海石来说,这样的生意越多越好。

其他快递都陆续送完,只剩银戒指这最后一件快递了。空下来喘气吃饭的时间,齐海石想起了毛晓萍,这丫头脾气真大,一直不给他打电话来,他发的短信也不回。

“唉,我是个穷小子,给不了人家城里姑娘房子车子,她要傍大款我也无可奈何,这样的女孩不属于我,我消受不了。”齐海石想罢,将手机上毛晓萍的号码删了,要重新开始生活。

03

那对银戒指送达的地方是一家高档别墅区,保安看守很严格。齐海石拨通快递上留的电话,对方说:“把东西送到我家来吧。”

这次的收货人是个年过花甲的男人。

老人的房间相当豪华,只有他一个人住。

“进来吧,陪我聊一会,我给你钱,一小时一百块,如何?”老人说。

这老人和刚才那美女是一家子吗?都找人聊天,开的价也一样。面对老人齐海石不紧张,他不仅陪着聊天,还顺便帮他打扫房间。

老人问及齐海石的“事业”,齐海石说:“那算什么事业?一个小快递公司赚点糊口钱。”

你想挣更多的钱吗?我可以给你指一条路。”老人说道。

齐海石眼睛亮了,谁不想挣更多的钱?他做梦都想。这老人看上去像个富翁,他一定有致富的办法,这回送的快递真是赚了,赚来了商机。

老人取出一个小包裹,还有一撂百元大钞:“你把这东西送到包裹上面的地址,除了我这钱,送成功后,收货人还会给你钱。”

“那是什么东西?”齐海石疑惑地问。老人神秘地笑道:“明人不说暗话,这是白粉。”

毒品!齐海石差点晕倒,这是犯罪啊,他家祖孙几代连偷鸡摸狗的人都没出过。

看齐海石不吭气,老人笑道:“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谁和钱有仇?只这一回罢了,不会再找你担惊受怕了,你不是搞快递的吗?就把它当成我要邮寄的东西,把我当成一般顾客。”

是啊,收货方也是同城人,只走一回就能挣上万元的钱,谁会跟钱有仇?齐海石再度咽咽口水,索性把眼镜摘了放进口袋里,说:“对不起,这笔生意我做不了。”

“要不要我再加点钱?傻小子,你可想清楚了,别后悔。”老人继续诱惑道。齐海石已经逃出了豪宅。钱呐,那么多钱,这笔快递挣的钱有那么多,要不是摘下了他的眼镜,他可能真会受不了这诱惑。

“小伙子,回来,这回不让你挣大钱啦,这对戒指我不喜欢,帮我转寄给其他人吧。”老人在门口叫道。

齐海石转回来,板着脸仔细检查,未发现异样,才接受了这件快递。当然,他收的也是正常的快递费,这一对银戒指让他挣了三笔快递费。

04

当齐海石将东西送到目的地,看到那收货人时,他惊呆了:那人不正是接毛晓萍的大款男人吗?看他所住的房子是带小院的三层楼,一定很有钱,难怪毛晓萍会傍他。

齐海石恨得手都发抖,但人各有志,管不了人家姑娘的去留,他只能例行公事地做他的快递生意,交货让对方签字。

“齐海石,你怎么来了?进来坐坐呀。”这时毛晓萍竟然从屋里钻了出来,而且还趿着拖鞋穿着家居服。齐海石不愿看她的脸,摘下眼镜头也不回地走了。

毛晓萍在后面叫道:“别走啊,我也有个快递要你送。”

这个生意齐海石是不会做的,他丢不起这个脸,也受不了这份伤心。他暗想:毛晓萍,从此我们就是陌路人,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等齐海石脚步沉重、一肚子心事回到兼宿舍的快递公司,毛晓萍竟然也在,她有这里的钥匙。齐海石冷冷地说:“都这样了,你还来这里干什么?”

“你是不是尽责的快递员啊?顾客有快递你不接受?”毛晓萍说着,伸手就要拉齐海石的手。齐海石冷着脸躲开:“有事说事,你有什么东西要送?”

毛晓萍笑嘻嘻地拿出那对银戒指:“这个呀,就送这个,送的地址是……齐海石收。”

齐海石呆了:这开的什么玩笑?这玩意送了一圈,怎么送到自己手上了?

毛晓萍调皮地将那对银戒指中的男戒指戴在齐海石手上:“这个银戒指本来就是要送给你的,就是考验你能不能送到自己手上了。”

毛晓萍从手机里调出照片来,照片上让齐海石送银戒指的中年贵妇、性感美女、神秘老头都有。“他们是我的家人,是我母亲、表姐和舅舅。我家比较殷实,他们对你这穷小子是否是个不为金钱、美色诱惑的正人君子没信心呀。”

原来,这整个儿是场挑婿的快递,齐海石被气乐了,害他这番折腾,他叫道:“那你家人是不是愿意接受我了?我可很穷呢。”

“当然,订婚戒指不是都送到了吗?司机就在外面等我们去吃晚饭呢。”外面等着的司机,正是毛晓萍傍的那个所谓“大款”。

再去见丈母娘一家,这毛脚女婿可有点紧张尴尬呢,不过齐海石有“法宝”,他把小眼镜再次摘下,看不清楚就不那么害怕啦。

这场快递能让订婚戒指顺利送到自己手上,他多亏了用这一招。每当齐海石被金钱、美色诱惑把持不定时,就摘下眼镜让自己看不清楚,让诱惑变得朦胧遥远。